首页 | 新闻 | 专题 | 视频 | 国内 | 国际 | 周边 |图片 | 房产 | 文学 | 旅游 | 党建 | 经济 | 民情 |微博 | 开渔节 | 数字报 | 手机报 | 小城故事 | 阳光热线 |
   您当前的位置 :中国澳门威尼斯官网港 > 频道中心 > 文学频道 > 情感驿站推荐 正文
想要点自由为什么这么难?
http://www.cnxsg.cn   中国澳门威尼斯官网港   2015年11月24日 09:28

   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,感触特别深:如果我用你对待我的方式对待你,恐怕你早已离开我了。可能这句话是说给情侣之间的,但是在我看来,亲人之间也同样适用。
    儿媳妇这几天又将生二胎的话题拾起,她忧虑国家政策放开后很多人都会抢生,这样突现的婴儿潮会对以后孩子的读书就业造成影响,所以想趁着政策刚冒尖,做抢生的第一批人。
    也许很多公婆都巴不得儿媳妇多生几个,其实对我来说,家里添丁进口我求之不得,可是,如果出生的宝宝的整个抚养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时,我真的是笑不出来。刚刚把孙子养到送进幼儿园,可以喘口气,安排自己的生活时,突然有人跟你说,你又没有自由了,这种心情,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。

    五年前我还没退休,儿媳妇刚结婚便怀孕,全家因为这个喜讯而陷入巨大的欢乐中。儿子私下里跟我商量,希望孩子出生后我能够办理提前退休的申请,或者是干脆请长假来照顾宝宝。“反正你也是快要退休的人了!”当我提出反对时儿子撂下这么一句话。
    其实我已经想好孩子出生后,拿出钱来给他们雇个长期的保姆,儿媳妇的母亲住在乡下,不上班比较空闲,可以接过来一起看着保姆带孩子,周末的时候我来带,这样熬个两年我退休后再接手,两全其美,什么事也不耽误。但是不知道儿子中了什么邪,硬要我抛下工作带孩子,即使雇保姆,我也要在身边。
    我想全天下的父母都有着相同的心态,只要子女高兴,自我牺牲的苦水都会含在嘴里,坚决地咽下去。
    奉献了一辈子在单位,没人挑得出毛病,临到退休了,我却给大伙提供了背后议论的话题,在领导的惊诧中,我厚着脸皮请了长假。在儿媳怀孕八个月的时候,开始了全职“保姆”的日子。
    从那时起,五年里,我比上班族起的早,睡得晚,没放过几天假,就像是一个陀螺,一刻不停地旋转。头发白了,牙齿松了,脸、脖子、手都覆盖着细细密密的皱纹,有了我这个年纪不该有的老态。
    现在照顾一个孩子和二十几年前真的是天壤之别,二十多年前,儿子生完一个月我就去上班了,把他放在摇篮里,喂好奶由外婆看着,中午赶回来再喂个奶就行。会走之后,就跟着邻居大一点孩子屁股后头踉踉跄跄地疯跑,没有那么多担心和顾忌。
    记得儿子三岁后被带到乡下去养,晒得黑黑壮壮,我去看他时,他正蹲在水盆旁,一勺一勺地把肥皂水往口里灌,不亦乐乎,我看到他兴致勃勃的样子,反而哭笑不得。儿子也没有因为喝了脏水而拉肚子生病,我也没有责怪母亲没有尽到看护责任,那个年代,孩子都是这样跌跌撞撞,平安健康长大的,很少有孩子像现在这样被包裹在温室内,像是柔弱娇嫩的花朵,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。
    我很想像以前那样,让我的孙子也晒得黑黑壮壮,可以迎着风在田地里奔跑,可以赤着脚在滩涂里抓泥螺,可以在大自然里获取在日后书本里学不到的与万物密切接触的感受……
    可是,我却没有这样的自由,给予我的孙子同样的自由。

    儿媳妇从小就在县城里长大,无法体会乡野之趣,每当儿子跟她讲述小时候在地里烤番薯,海边拾贝壳的淘气事时,儿媳妇都会翻一下白眼,从鼻孔里哼出口气来,满脸不屑。
    她早就给我做好了规矩:刮风下雨不能带宝宝出门、不能亲宝宝的脸、不能用嘴喂食物、不能让外人抱……早在孙子还不会走路的时候,光是各种奶瓶就让我十分头疼,每个时间段用的奶瓶都有讲究,稍微长大一点每天吃的各种维生素营养品堆满了桌子,我都要用笔记下来,按点给孩子吃。每晚回来,儿媳妇都要检查,如果忘记了,肯定免不了被埋怨。
    短短几十年,养个孩子就从撒手疯变成了如履薄冰,每天的神经都紧绷着,不敢有一丝松懈,还要跟上年轻人的步伐,吃穿戴都要按照他们的意愿来。我总自嘲:儿媳妇动动嘴,我就要忙断腿!心里纵然有一万个不开心,但是看着孙子笑得天真无邪的样子,所有的怨气都会吞咽下去。
    不仅要照顾孩子,还要连带着伺候儿子、儿媳,即使到了晚上,两个人也都是各自抱着手机,埋头在自己的世界里,孩子哭闹都好像与他们无关。偶尔,儿媳也会“教育”孩子,她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理论,孩子在哭闹的时候,我要抱,她却厉声让我不要管,振振有词说:“国外如果孩子哭,家长只会看着,等到哭声停止才会抱起来。”孩子还那么小,都缺乏安全感,需要温暖的怀抱,看着孩子哭得声嘶力竭,我是真的无法忍受袖手旁观的“教育”。
    孩子稍微长大一点,懂得认人,跟我自然很亲。每每看到孩子扑向我而不理他们时,儿媳妇就会摔摔打打,阴阳怪气地说:“跟自己的亲妈也不亲,谁养的孩子!”而一次偶然的撞见,更是让我伤心了好久。那天我出去买菜,儿媳在家带孩子,回家的门口,儿媳和孩子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,她强调:“妈妈比爸爸好,外婆比阿婆好。”孙子稚嫩地回答:“阿婆好,阿婆好。”安静了好一会后,就听到孙子声嘶力竭的哭声……
    我也是别人的儿媳妇,我能够理解婆媳之间那道看不见的藩篱,相互之间看不顺眼,因为一句话而记恨,对鸡毛蒜皮的小事异常敏感我都能够理解和宽容,毕竟谁也没办法让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突然间亲密起来,但是最起码的尊重也应该有。而从很多事上,我看到的是她内心深处的某种傲慢,某种偏见,让我感受到的是,无论付出多少,对方都不会感恩。

    现在,当她提出生二胎的时候,我几个晚上都睡不好,右半边脸肿得老高。无疑,生了孩子又是交给我,本来孙子已经送到了幼儿园,我只要每天负责接送和买菜,相比以前终于可以松口气,晚上也能睡个完整的觉了。养孙子的前两年,我最高纪录一个月瘦了十三斤,头发一把把地掉,染发的速度赶不上白的速度。孙子上幼儿园后,白天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,我还能和朋友喝个茶,偶尔也能逛个街,心情好了,身体也好起来了,儿子都说我最近笑容多了。
    我特别羡慕身边的老同事和老朋友们,他们退休后就和老伴一起报团旅游,南北大川、国内国外,每年走几个地方,生活得有滋有味,人也越来越年轻,我只有眼馋的份。一年前儿子儿媳带着孙子去杭州参加婚礼,去了两天,我赶紧趁着那个机会回了趟鹤浦娘家,说来惭愧,自从孙子出生,我竟然都没有回过老家,过年也是在丹城,因为儿媳说乡下太吵太脏,不适合婴儿呆。
    为了孙子,我牺牲了一切自由,甚至牺牲了亲情、友情,放弃了很多,孩子还小,我做这些不期待回报,只希望家人越来越好。但是,我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去迎接一个小生命的诞生,重新再重复一遍之前的辛苦。尽管小生命带给我的更多是快乐和幸福,但是身体上的疲惫已经让我不堪重负,我惧怕再失去自由。
    我跟儿子婉转地表达了想法,如果生二胎我欢迎,但是能不能雇保姆或者由儿媳的母亲来帮手。第二天,儿子说儿媳同意了,我惊喜坏了,还觉得愧对儿媳,特意买了很多好吃的回来。餐桌上,儿媳义正言辞地跟我说,既然我不能帮她带老二,那就不能跟我们住在一起,也没必要再接送孙子,各过各的。还拿出来一张银行卡,说是这么多年我辛苦了,给我的红包。
   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,这是儿媳在“将我的军”,也是在跟我赌气,背后暗含的意思就是:你不给我看孩子,可以,那我就不让你再接近我儿子,你的孙子。她深知我的软肋。
    真的欲哭无泪,难道做父母的养大了孩子还不行,还要给孩子养孩子,这是谁规定的法律条文么?必须遵守么?一旦打破这个不成文的规定,父母就是犯了滔天大错么?年轻的时候为了抚养孩子,舍不得吃穿享受,好不容易盼大了孩子,又迎来了新的“孩子”,仿佛没有一天是为自己而活,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是个头?
    难道父母就不能有一点点私心为自己考虑么?我理解你,谁来理解我?

采访对象:刘女士
年龄:58岁
采访记者:罗旋

    【打印本文】 【关闭本文 稿源: 中国澳门威尼斯官网港        编辑: 欧吉祥     
相关报道

扫一扫 下载“中国澳门威尼斯官网”手机客户端

扫一扫 关注澳门威尼斯官网新闻中心官方微信
图片中心 澳门威尼斯官网新闻  今日视觉  老照片  图说天下  体育娱乐  网友论坛  趣图集锦

东联村“拆旧建新”改村容

默默守护十九载 捐献遗产显风范

甬侨气动件:小产品做出大“蛋糕”

东陈乡多管齐下“清三河”

贤庠知联会考察精品农业

公路段抢时填坑保障公路通行安全

雨中游古城

“紫云乱弹”唱响乡村文化礼堂

海景个性化婚礼受热捧

新版百元钞辨真伪
新闻总站:中国宁波网 新闻 电视 邮箱 | 宁波日报 | 宁波晚报 | 东南商报 | 新闻热线:65659366   广告热线:13906841860